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编纂工作研讨
》文章
年鉴卷号献疑
http://www.whfumin.com 2014年02月13日

                        童银舫  [内容提要]本文对《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出版规定(试行)》中年鉴书名的卷号年份提出了疑问,建议以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来表示卷号。同时对年鉴“做到在出版年度的上半年内出版”的规定提出了异议。

 

   [关键词]年鉴 卷号 年份表述 出版年度

   随着全国各地综合年鉴工作的全面铺开,去年7月,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及时出台了《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出版规定(试行)》(以下简称《规定》),对年鉴编纂出版加以规范,以保证年鉴的质量,极为必要,也正是时候。我们在学习贯彻的同时,对《规定》中年鉴卷号问题十分困惑,并且争论不休。现提出,以求教于大家。

   《规定》第二条称,“地方综合年鉴,是指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情况的年度资料性文献”。第三十七条提到“卷号”:“封面设计应庄重大方,年鉴名称、卷号要醒目”,但未明确卷号的标注方法。

   目前,年鉴的卷号标注方式有四种:

   1、以编纂年份。如中华书局20045月出版的《宁波年鉴》,内容为2002年,编辑年份为2003年,书名为《宁波年鉴2003》。又如方志出版社20091月出版的《江山年鉴》,内容为2007年,编辑年份为2008年,书名为《江山年鉴2008》。

   2、以出版年份。如方志出版社201210月出版的《余杭年鉴》,内容为2011年,编纂和出版年份为2012年,书名为《余杭年鉴2012》。

   3、以记载内容年份。如方志出版社20093月出版的《鹿城年鉴》,内容为2006年,编纂年份为2007年,书名为《鹿城年鉴2006》。

   4、若干年内容的年份。如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12月出版的《岱山年鉴》,记述上限为2001年,下限为2006年,书名为《岱山年鉴(20012006)》。

   我查阅了办公室收藏的年鉴,大都以第一、二种为主。为此,我们向省市地方志办公室及有关专家征询,得到的回复意见有四种:

   1、必须以编纂年份为卷号;

   2、应该以出版年份为卷号;

   3、应该以年鉴记述的年份为卷号;

   4、既然《规定》没有明确,可以按自己认为合理的办。

   然后,我们致电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年鉴处,得到的回复是,不能以内容年份为卷号,统一以编纂出版年份为卷号。

   但是,这样做,却与《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相冲突。《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第十条中说:“续修志书名称标明上下限年份,如‘××县志(××××-××××)’。”

   同理,年鉴中的卷号,应该表示内容年份,也就是《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第九条中说的“时空范围”。

   我手头有两部《中国美术年鉴》,似乎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一部是194810月由上海市文化运动委员会出版的《中国美术年鉴1947》,被学术界所公认的“我国有史以来第一部中国美术年鉴”。主编王扆昌在《编后记》中说:“吾国出版年鉴,尚属创举。编印之始,无蓝本宿稿,可资参考。初意小作尝试,仅以记录卅六年度美术界之动态,用留纪念而已。”即以民国三十六年(1947)为立足点进行编纂的。

   另一部是19935月由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美术年鉴19491989》(中国美术馆编),编者在《例言》中说:“本《年鉴》录入1949年至1989年间美术史实及相关资料,为中国当代美术研究大型工具书。”

   两部美术年鉴均以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来编纂,获得学术界普遍认同,并无异议。

   为此,我们查考了几个版本的《辞海》对“年鉴”的解释。1979年版无“年鉴”条目。1989年版“年鉴”条目:

    年鉴  工具书的一种。汇集至出版年为止(主要是最近一年)的各方面或某一方面的情况、统计、资料等,以供参考。一般逐年出版。如《中国百科年鉴》、《世界经济年鉴》。

    1999年版“年鉴”条目:

    年鉴 工具书的一种。汇集编纂前一年或最近若干年的各方面或某一方面的情况、统计、资料等,以供参考。一般逐年出版。如《中国百科年鉴》、《世界经济年鉴》等。

    《辞海》第六版(即2009年版)对“年鉴”条目作了较大修改:

   年鉴 工具书的一种。汇集前一年(或最近若干年)各方面(或某一方面)的情况、统计数字、资料等,分若干栏目编纂,以便查检参考。一般逐年出版。按涉及领域多寡,分成广泛涉及各个领域的综合性年鉴和仅涉及一个或数个领域的专题性年鉴(亦称“专科性年鉴”、“专业性年鉴”)。按涉及的地区范围,分成国际性年鉴、国别性年鉴和地方性年鉴。

    这里明确表示了年鉴的编纂年份,反映的是“前一年(或最近若干年)”的内容——这一点其实至关重要,但《规定》中却没有加以说明。

   那么,卷号表明的是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还是编纂年份呢?抑或是出版年份呢?

   先来说说出版年份。出版年份是版本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版本”的概念,一般由出版单位、出版时间和出版形态等要素组成。同一部书,由于出版单位、出版时间和出版形态等不同,才形成版别之说。这里有一个“母本”的概念。如《辞海》,十年修订一次,1999年版,是在1989年版(“母本”)基础上进行修订的,同时又有三卷本和编缩印本之分。但年鉴的内容不是修订,而是全部更新,并不存在“母本”问题,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是无法类比的。如果一部年鉴的编纂与出版是同一年份完成的,称之为“某某年版”,勉强说得过去,但书名必须标明是“某某年版”,而不是“某某年”。所以,年鉴的“版别”之说,也不科学。

   再来说说编纂年份。如果一部年鉴在一年之内编纂完成,表述为“编纂年份”,似乎还可理解。但一部年鉴若跨年度编纂完成,甚至要数年才能完成,如何表述?如前例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12月出版的《岱山年鉴(20012006)》,记述上限为2001年,下限为2006年,编纂年份为20072008年,难道书名要表述为《岱山年鉴(20072008)》吗?岂不让人莫名其妙!

   因此,我认为,年鉴卷号表述的必须是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这样才能符合地方志书的规范,不至于出现混乱和费解。

   还有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出版年度”到底指哪一个年度?《规定》第四十三条:“年鉴应逐年编纂,做到在出版年度的上半年内出版。”而各地的实际情况是,上年的统计数字,一般要到下年的三四月份才能出笼,而一部综合年鉴,字数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要经过征稿、编辑、校对、印刷等一系列工程。这样,想在编纂当年(以我的理解,大概就是指“出版年度”吧)的上半年内将年鉴出版,一般是难以完成的。事实证明,年鉴在编纂当年的年底能够出版,已属不易。

   因这份《规定》尚在试行阶段,故提以上疑问,供参考。

                        童银舫  [内容提要]本文对《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出版规定(试行)》中年鉴书名的卷号年份提出了疑问,建议以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来表示卷号。同时对年鉴“做到在出版年度的上半年内出版”的规定提出了异议。

 

   [关键词]年鉴 卷号 年份表述 出版年度

   随着全国各地综合年鉴工作的全面铺开,去年7月,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及时出台了《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出版规定(试行)》(以下简称《规定》),对年鉴编纂出版加以规范,以保证年鉴的质量,极为必要,也正是时候。我们在学习贯彻的同时,对《规定》中年鉴卷号问题十分困惑,并且争论不休。现提出,以求教于大家。

   《规定》第二条称,“地方综合年鉴,是指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情况的年度资料性文献”。第三十七条提到“卷号”:“封面设计应庄重大方,年鉴名称、卷号要醒目”,但未明确卷号的标注方法。

   目前,年鉴的卷号标注方式有四种:

   1、以编纂年份。如中华书局20045月出版的《宁波年鉴》,内容为2002年,编辑年份为2003年,书名为《宁波年鉴2003》。又如方志出版社20091月出版的《江山年鉴》,内容为2007年,编辑年份为2008年,书名为《江山年鉴2008》。

   2、以出版年份。如方志出版社201210月出版的《余杭年鉴》,内容为2011年,编纂和出版年份为2012年,书名为《余杭年鉴2012》。

   3、以记载内容年份。如方志出版社20093月出版的《鹿城年鉴》,内容为2006年,编纂年份为2007年,书名为《鹿城年鉴2006》。

   4、若干年内容的年份。如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12月出版的《岱山年鉴》,记述上限为2001年,下限为2006年,书名为《岱山年鉴(20012006)》。

   我查阅了办公室收藏的年鉴,大都以第一、二种为主。为此,我们向省市地方志办公室及有关专家征询,得到的回复意见有四种:

   1、必须以编纂年份为卷号;

   2、应该以出版年份为卷号;

   3、应该以年鉴记述的年份为卷号;

   4、既然《规定》没有明确,可以按自己认为合理的办。

   然后,我们致电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年鉴处,得到的回复是,不能以内容年份为卷号,统一以编纂出版年份为卷号。

   但是,这样做,却与《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相冲突。《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第十条中说:“续修志书名称标明上下限年份,如‘××县志(××××-××××)’。”

   同理,年鉴中的卷号,应该表示内容年份,也就是《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第九条中说的“时空范围”。

   我手头有两部《中国美术年鉴》,似乎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一部是194810月由上海市文化运动委员会出版的《中国美术年鉴1947》,被学术界所公认的“我国有史以来第一部中国美术年鉴”。主编王扆昌在《编后记》中说:“吾国出版年鉴,尚属创举。编印之始,无蓝本宿稿,可资参考。初意小作尝试,仅以记录卅六年度美术界之动态,用留纪念而已。”即以民国三十六年(1947)为立足点进行编纂的。

   另一部是19935月由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美术年鉴19491989》(中国美术馆编),编者在《例言》中说:“本《年鉴》录入1949年至1989年间美术史实及相关资料,为中国当代美术研究大型工具书。”

   两部美术年鉴均以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来编纂,获得学术界普遍认同,并无异议。

   为此,我们查考了几个版本的《辞海》对“年鉴”的解释。1979年版无“年鉴”条目。1989年版“年鉴”条目:

    年鉴  工具书的一种。汇集至出版年为止(主要是最近一年)的各方面或某一方面的情况、统计、资料等,以供参考。一般逐年出版。如《中国百科年鉴》、《世界经济年鉴》。

    1999年版“年鉴”条目:

    年鉴 工具书的一种。汇集编纂前一年或最近若干年的各方面或某一方面的情况、统计、资料等,以供参考。一般逐年出版。如《中国百科年鉴》、《世界经济年鉴》等。

    《辞海》第六版(即2009年版)对“年鉴”条目作了较大修改:

   年鉴 工具书的一种。汇集前一年(或最近若干年)各方面(或某一方面)的情况、统计数字、资料等,分若干栏目编纂,以便查检参考。一般逐年出版。按涉及领域多寡,分成广泛涉及各个领域的综合性年鉴和仅涉及一个或数个领域的专题性年鉴(亦称“专科性年鉴”、“专业性年鉴”)。按涉及的地区范围,分成国际性年鉴、国别性年鉴和地方性年鉴。

    这里明确表示了年鉴的编纂年份,反映的是“前一年(或最近若干年)”的内容——这一点其实至关重要,但《规定》中却没有加以说明。

   那么,卷号表明的是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还是编纂年份呢?抑或是出版年份呢?

   先来说说出版年份。出版年份是版本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版本”的概念,一般由出版单位、出版时间和出版形态等要素组成。同一部书,由于出版单位、出版时间和出版形态等不同,才形成版别之说。这里有一个“母本”的概念。如《辞海》,十年修订一次,1999年版,是在1989年版(“母本”)基础上进行修订的,同时又有三卷本和编缩印本之分。但年鉴的内容不是修订,而是全部更新,并不存在“母本”问题,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是无法类比的。如果一部年鉴的编纂与出版是同一年份完成的,称之为“某某年版”,勉强说得过去,但书名必须标明是“某某年版”,而不是“某某年”。所以,年鉴的“版别”之说,也不科学。

   再来说说编纂年份。如果一部年鉴在一年之内编纂完成,表述为“编纂年份”,似乎还可理解。但一部年鉴若跨年度编纂完成,甚至要数年才能完成,如何表述?如前例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12月出版的《岱山年鉴(20012006)》,记述上限为2001年,下限为2006年,编纂年份为20072008年,难道书名要表述为《岱山年鉴(20072008)》吗?岂不让人莫名其妙!

   因此,我认为,年鉴卷号表述的必须是内容年份,即“时空范围”。这样才能符合地方志书的规范,不至于出现混乱和费解。

   还有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出版年度”到底指哪一个年度?《规定》第四十三条:“年鉴应逐年编纂,做到在出版年度的上半年内出版。”而各地的实际情况是,上年的统计数字,一般要到下年的三四月份才能出笼,而一部综合年鉴,字数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要经过征稿、编辑、校对、印刷等一系列工程。这样,想在编纂当年(以我的理解,大概就是指“出版年度”吧)的上半年内将年鉴出版,一般是难以完成的。事实证明,年鉴在编纂当年的年底能够出版,已属不易。

   因这份《规定》尚在试行阶段,故提以上疑问,供参考。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