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宣传教育
》文章
活捉匪首王杏杏
http://www.whfumin.com 2014年02月13日

                  阮龙山420日(农历三月初四),那是一年一度的胜山庙会。这天虽是最后一天的落场庙会,但赶庙会的人显得特别多。这天早上一进入胜山老街,气氛一下感到紧张,沿街民兵和县大队队员手端钢枪,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刀出鞘枪上膛,脸上一个个显得十分严肃。这是怎么回事呀?人们心里都在猜测:今天胜山定要发生一件不寻常的大事。果然,还没走到胜山庙,就看见胜山小学(后改胜山卫生所)前面操场西端的地方临时搭建了一个座西朝东的高台,台面上方悬挂着“胜山首次公判大会”的横额,场地上已挤满了人,小学后面的山坡上架着两挺重机枪。过了一会儿,公判大会开始,匪首王杏杏、倪金钊、潘纪炎以及其他7名匪徒先后被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并得到身败名裂的下场。

  1950

   解放前,王杏杏在姚北群匪中并不显眼,活动范围也不广。只因解放初期,他封官了,被军统特务、国民党“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钱江纵队”纵队长金颂新任命为“钱江队直属大队”大队长之后,势力随之迅速增强,活动范围从新浦、洋浦、胜山、东山头等乡逐渐向崇寿、胜山、三管、桥头、破山路等扩展,我县剿匪重点也迅速转移到上述区域。匪首王杏杏也成了众矢之的。

   195028(农历正月廿二),匪首王杏杏奉了特务头子金颂新之命,亲率匪徒11人,电台1部,三八机枪2挺,卡宾枪1支,卡而脱、左轮各1支,乘夜幕降临之际,从大洋山岛登陆,企图上南山,再到四明山打“游击”。但匪徒们见沿途民兵,区中队武装力量发展壮大,剿匪力度大大增强,群众觉悟亦惊人的提高,觉得原有的活动范围内已无立足之地了。于是,那天晚上就偷偷地潜入樟树与桥头两乡交界的三渎庙内躲藏。

   这座三渎孤庙,远离靠东的陈家村和西邻的王家埭村,庙内只有七个和尚和十来个当地的以念佛度日的老婆婆,匪徒们觉得此地乃是世外桃源,安身之地。他们哪里知道,当时连和尚及乡下老太婆的觉悟也非常高,虽身入孤庙,但已成笼中之鸟瓮中之鳖。他们一边装做若无其事地干各人的工作,一边派了个小和尚越墙而走,向王家埭村民兵队长王文安报了警。王文安立刻把此事转告樟树乡党支部书记岑长茂。二人一商量,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就迅速赶往逍林区公所,区公所领导当机立断,决定由区中队姚排长率中队全体人员及附近各村民兵百余人前去围剿。

   百余人分成两队,一队由中队一班长岑乾初带领选捷路火速赶到三渎庙后;另一队由岑长茂率领绕道上林湖闸口直达庙前,两支队伍以枪声为号,前后夹攻。战斗一打响,庙内毫无动静,仿佛无一人防守。于是,两支队伍前后一齐贸然冲向庙内,想不到狡猾的匪徒分别从大门口、窗口中突然向外喷射出密集的子弹,冲在前面的区中队战士华茂吉、徐凤宝立即饮弹倒地,终因流血过多,在送往余姚医院的半途中停止了呼吸。为了防止更多人员伤亡,双方战斗僵住在“盘弓弯弓箭不发”的对峙状态。

    消息不翼而飞,当天下午,支援队伍纷纷来到,他们是浒山区中队,余姚县大队、驻观城解放大军的一个武装班,还有慈溪公安队也同时赶到。驻观城解放军的武器特优良,他们一到,就用三八式机枪猛烈地朝庙内扫射,附近的群众也都手拿农具、青柴棍、扁担登上狮城山助威,并乘势齐声高喊:“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抗拒从严。”

  众匪徒眼看已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心中都在盘算:与其横尸倒地,倒不如举手投降。于是,一串人双手高托着枪支,全身颤抖着走出庙门,一清点,独缺匪首王杏杏。

   “擒贼先擒王”,战士们一下都冲进庙内搜索。果然,匪首王杏杏为了躲避枪弹伤身,身裹棉被匍匐在佛柜底下,活像一条潜伏在草丛中的鳄鱼,深感孤独无助末日来临。说时迟那时快,几个民兵眼疾手快,伸手在佛柜底下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拉了出来,当场把匪首王杏杏及众匪徒五花大绑,像一串螃蟹那样押往浒山去了。

 

资料来源:

   1.《古邑红旗扬》,方元文主编,华夏文艺出版社20095月版。

   2.根据逍林镇破山路村现场目击者陈一飞夫妇口述整理。

                  阮龙山420日(农历三月初四),那是一年一度的胜山庙会。这天虽是最后一天的落场庙会,但赶庙会的人显得特别多。这天早上一进入胜山老街,气氛一下感到紧张,沿街民兵和县大队队员手端钢枪,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刀出鞘枪上膛,脸上一个个显得十分严肃。这是怎么回事呀?人们心里都在猜测:今天胜山定要发生一件不寻常的大事。果然,还没走到胜山庙,就看见胜山小学(后改胜山卫生所)前面操场西端的地方临时搭建了一个座西朝东的高台,台面上方悬挂着“胜山首次公判大会”的横额,场地上已挤满了人,小学后面的山坡上架着两挺重机枪。过了一会儿,公判大会开始,匪首王杏杏、倪金钊、潘纪炎以及其他7名匪徒先后被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并得到身败名裂的下场。

  1950

   解放前,王杏杏在姚北群匪中并不显眼,活动范围也不广。只因解放初期,他封官了,被军统特务、国民党“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钱江纵队”纵队长金颂新任命为“钱江队直属大队”大队长之后,势力随之迅速增强,活动范围从新浦、洋浦、胜山、东山头等乡逐渐向崇寿、胜山、三管、桥头、破山路等扩展,我县剿匪重点也迅速转移到上述区域。匪首王杏杏也成了众矢之的。

   195028(农历正月廿二),匪首王杏杏奉了特务头子金颂新之命,亲率匪徒11人,电台1部,三八机枪2挺,卡宾枪1支,卡而脱、左轮各1支,乘夜幕降临之际,从大洋山岛登陆,企图上南山,再到四明山打“游击”。但匪徒们见沿途民兵,区中队武装力量发展壮大,剿匪力度大大增强,群众觉悟亦惊人的提高,觉得原有的活动范围内已无立足之地了。于是,那天晚上就偷偷地潜入樟树与桥头两乡交界的三渎庙内躲藏。

   这座三渎孤庙,远离靠东的陈家村和西邻的王家埭村,庙内只有七个和尚和十来个当地的以念佛度日的老婆婆,匪徒们觉得此地乃是世外桃源,安身之地。他们哪里知道,当时连和尚及乡下老太婆的觉悟也非常高,虽身入孤庙,但已成笼中之鸟瓮中之鳖。他们一边装做若无其事地干各人的工作,一边派了个小和尚越墙而走,向王家埭村民兵队长王文安报了警。王文安立刻把此事转告樟树乡党支部书记岑长茂。二人一商量,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就迅速赶往逍林区公所,区公所领导当机立断,决定由区中队姚排长率中队全体人员及附近各村民兵百余人前去围剿。

   百余人分成两队,一队由中队一班长岑乾初带领选捷路火速赶到三渎庙后;另一队由岑长茂率领绕道上林湖闸口直达庙前,两支队伍以枪声为号,前后夹攻。战斗一打响,庙内毫无动静,仿佛无一人防守。于是,两支队伍前后一齐贸然冲向庙内,想不到狡猾的匪徒分别从大门口、窗口中突然向外喷射出密集的子弹,冲在前面的区中队战士华茂吉、徐凤宝立即饮弹倒地,终因流血过多,在送往余姚医院的半途中停止了呼吸。为了防止更多人员伤亡,双方战斗僵住在“盘弓弯弓箭不发”的对峙状态。

    消息不翼而飞,当天下午,支援队伍纷纷来到,他们是浒山区中队,余姚县大队、驻观城解放大军的一个武装班,还有慈溪公安队也同时赶到。驻观城解放军的武器特优良,他们一到,就用三八式机枪猛烈地朝庙内扫射,附近的群众也都手拿农具、青柴棍、扁担登上狮城山助威,并乘势齐声高喊:“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抗拒从严。”

  众匪徒眼看已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心中都在盘算:与其横尸倒地,倒不如举手投降。于是,一串人双手高托着枪支,全身颤抖着走出庙门,一清点,独缺匪首王杏杏。

   “擒贼先擒王”,战士们一下都冲进庙内搜索。果然,匪首王杏杏为了躲避枪弹伤身,身裹棉被匍匐在佛柜底下,活像一条潜伏在草丛中的鳄鱼,深感孤独无助末日来临。说时迟那时快,几个民兵眼疾手快,伸手在佛柜底下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拉了出来,当场把匪首王杏杏及众匪徒五花大绑,像一串螃蟹那样押往浒山去了。

 

资料来源:

   1.《古邑红旗扬》,方元文主编,华夏文艺出版社20095月版。

   2.根据逍林镇破山路村现场目击者陈一飞夫妇口述整理。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