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宣传教育
》文章
姚北剿匪点滴
http://www.whfumin.com 2014年02月13日

                  徐 敏

  19495月底,我从浙东第二游击纵队警卫大队调余姚县,负责筹建县大队。为了增强县大队的机动兵力,就从梁弄、马渚、环城等基础比较好、剿匪任务轻的区中队抽出3个班的兵力,各班配备一挺机枪,直属县大队调动。当时,县大队加上各区中队总兵力4百余人。剿匪的重点是姚北地区,采用的方法是军事围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

   姚北地区有临山、周巷、庵东、浒山、逍林等区。东与慈溪接壤,西与上虞相连,南靠四明山区,北临杭州湾,地理位置很适合土匪活动。更主要的是该地区的帮会势力根深蒂固,早在1922年就产生了帮会,势力极为庞大,特别是余姚解放前夕,国民党余姚县政府就收编了一大部分帮会势力。因此,这一地区土匪活动十分猖獗,土匪总数在1千人左右。

   这些土匪大部分受盘踞在舟山群岛的国民党反动派直接指挥,他们白天在海上或隐蔽在偏僻的村庄上,夜里出来破坏。19496月,冯钿宝股匪策动庵东税警部队一部叛变。11月,冯部又在庵东刺探我军情,为国民党飞机轰炸庵东盐场公署、龙泉寺等地指引目标,炸死炸伤我方同志四五人;同年6月,施乾炳股匪策动我地方部队一部为匪。11月,在坎墩孙方枪杀我坎墩镇副镇长俞阿三及民兵2人。8月,王杏杏股匪在天东乡杀害了我天东乡长徐宏水等3人。至于敲诈抢劫、强奸恐吓、欺侮百姓、造谣煽动等罪恶就无法统计了。

   正当我筹建县大队时,浒山区中队就配合浙东第二游击队直属一大队在乌山消灭了陈金木股匪。陈金木是择浦乡横新塘村人,1938年加入青帮,1941年投入赵祖英门下。陈手下心腹头目中有陆仁标、杨家友、龚忠祺、施春友、孙孝治、李阿良、陈阿五、马春坤、徐阿千等,号称“四大煞星”、“五大将”。这时,陈金木的恶名在三北几乎无人不知,据不完全统计,被陈部所杀的人就有57名,陈部的活动的主要区域也扩展到浒山、逍林、横河等地。19494月,国民党浙东行署为了挽救其败局,就把陈金木部收编为浙东游击司令部余姚独立一支队,陈任支队长。陈任支队长后更加肆无忌惮,直至农历4月,还在胜山北边的海边抓住我部4名战士,当即杀害。

    针对陈金木的所作所为,姚北一带人民无不痛恨。66日,在姚北剿匪的浙东第二游击纵队直属一大队在浒山得到当地民兵关于陈金木在乌山后的横江村宿营的情报,就决定兵分三路包围陈金木部,一路出浒山南门埋伏在乌山顶制高点,一路从上叶家村向横江村出击,一路去天东乡励家村向西出击。陈金木见我部三面夹击,就利用群众听见枪声混乱起来的有利条件,命令匪部化整为零分散逃命,自己则带了部分亲信化装成农民向南逃到龙南乡东畈村。陈在东畈村漕头的牛车棚内喘息时,突然发现对面3个人穿着蓝制服,手持步枪迎面走来,以为是来追捕他们的,就慌忙拔出左轮手枪射击。原来,这3个同志是我五支二大六中队的战士,他们从余姚来路过东畈村的,他们发现这个满脸横肉一副凶相的人,就估计这是土匪,见陈拔枪射击,就举起步枪还击,当场击毙了这个恶贯满盈的匪首。这时,躲在东畈村庄里的陆仁标、孙孝治、徐阿千等一看陈金木已死,就逃走了。

   县大队筹建后,我们就把浒山区作为姚北地区的重点剿匪区,因为该区既是全县匪情最重的区,又位于匪情较重的庵东、逍林两区的中间。当时,这个区中队没有中队长,3个班在区委张植兰书记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为了加强这个区中队的工作,我们不但给这个区中队配上机枪,而且经常与他们一起围剿大股土匪。一天夜里,县大队接到浒山区中队在浒山北门教场山发现大股土匪的情报,立即赶到浒山与区中队一起去教场山。果然发现一股100多人的大股土匪。我们立即开火,区中队的一个班从侧面包抄。土匪一看形势不妙,就涉河狼狈逃窜。部队搜索到达胜山前的楝树塘边的村庄,又与陈金木残匪遭遇,土匪发现我们人多,无心恋战,一部分渡船逃跑,一部分被抓住。部队从胜山边行进到相公殿村已是深夜了,部队决定在此宿营。当我们到一户人家敲门借睡具时,正好一些土匪躲藏在这户人家中,土匪趁我不备,打了一阵枪后就逃,我部队立即追击……整整一夜,我们经过3次战斗已经很累了,但心里非常高兴。

   浒山区中队通过几次剿匪,加上指战员工作扎实,积累不少的经验,因此工作很有起色。破获钱江南岸联防指挥部独立一支队一大队胡浩传股匪就是该区中队比较成熟的表现。194910月,活动于坎墩一带的胡浩传十分猖獗。胡匪与陈金木有矛盾,胡为报私仇,在余姚解放初期向我税警部队反正,想利用税警部队力量来消灭陈金木。陈金木被我主力消灭后,胡即带部分人脱离税警部队,又重操旧业。因该匪参加过剿匪,对我内情比较熟悉,因此,浒山区中队几次围剿,均未能奏效。27日,区中队在区长带领下在坎墩周家路一带剿匪,在收花站面前看见一人骑着马在跑,区中队立即追击,骑马者一会儿就跑得无踪影。根据胡匪对我行动规律比较了解和耳目较多这一特点,区中队决定给胡匪来一个回马枪。当区中队重新搜索到周家路的一座桥边时,发现七八个土匪在桥头观察情况,区中队立即出击,终于抓住了胡浩传。随着胡浩传的被捕,树倒猢狲散了,胡残部也溃散了。

   在注重军事围剿的同时,我们还注重政治瓦解工作。利用休息时间不是召开群众大会,就是访贫问苦,揭露土匪罪行,宣传党的政策,消除土匪家属的顾虑,从而使剿匪工作顺利展开。自从陈金木被击毙后,他手下两个中队长陈阿五和杨家友携带两支二号木壳和一些金戒子一直在姚北活动,而且活动方式更加隐蔽。他们时而躲在偏僻的村庄,时而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浒山镇。我部多次行动,均未抓住他们。浒山区中队的同志在充分发动群众的基础上采用腿勤、口勤、脑勤的办法,终于在77日下午得到陈、杨躲在浒山团圈村的情报。下午3时左右,区中队赶到了该村。

   区中队包围该村后,立即进行搜索,但是搜遍了整个村庄,既没有发现土匪,也没有发现土匪住过的任何迹象。难道情况不实?不可能!情况是绝对可靠的,要么是走漏了风声!孙启耀班长立即向群众进行了宣传,很快地消除了知情群众的顾虑,揭发了土匪的行踪。

   原来,当区中队前来该村的途中,陈、杨两匪一看形势不妙,就躲到棉花地边的一条河边的茭白丛中。区中队即将搜到河边时,两匪又躲到河中。这时,区中队的同志已搜到河边,看见河水还在晃动,岸边又有新的脚印,就知道两匪躲在河中,高喊:“缴枪不杀,不起来要开枪了!”两个土匪一听到要开枪,只得爬上岸乖乖地举手投降。

   在注重政治瓦解的同时,我们还注重加强民兵队伍建设,增强民兵防匪和协助县区武装剿匪的能力。为了加强民兵建设,我们把缴获土匪的一部分枪支分给匪情较重乡的民兵,同时向他们介绍如何剿匪的经验,从而使民兵的力量得到了加强。19499月,浒山区中队在浒山抓住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该人自称是浒山王家人,经查浒山王家并无此人,通过审讯,该人才承认是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钱江纵队河海总队长赵祖英派来与陈金木的学生孙孝治联系联合攻打浒山区政府事宜的。县大队得到这一情况报,即赶到浒山,并通知浒山区中队和逍林区中队加强巡逻和各乡民兵加强警戒。一天,浒山区中队一部和逍林区中队在胜山面前联合剿匪后分头回区,浒山区中队在白沙杨家一带突然与赵祖英股匪150-160人遭遇发生激战。此时,驻守在浒山的县大队与浒山区中队另一部听见枪声迅速赶来。另外,天东乡一带的民兵听见枪声也迅速赶来,很快地形成三面夹击之势。赵祖英一看这一情况,误以为被我剿匪的大部队有计划地包围了,顿时惊慌起来,立即放弃攻打浒山区政府的计划,只得命令匪部分头突围逃走。

   195027日,钱江纵队直属大队长王杏杏聚集残匪到天东乡水沟弄征粮、抢劫,县大队接到天东乡民兵报告后,立即集合浒山、逍林区中队,并请慈溪县大队调观城区中队一个排前来增援。王匪经不住我猛烈打击,边战边退至樟树三渎庙,被我团团围住,经激战,俘虏王杏杏等12名土匪。至此,姚北境内的土匪活动有所收敛,给姚北人民安定生活、发展生产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原载《慈溪党史资料》1992年第1期)

                  徐 敏

  19495月底,我从浙东第二游击纵队警卫大队调余姚县,负责筹建县大队。为了增强县大队的机动兵力,就从梁弄、马渚、环城等基础比较好、剿匪任务轻的区中队抽出3个班的兵力,各班配备一挺机枪,直属县大队调动。当时,县大队加上各区中队总兵力4百余人。剿匪的重点是姚北地区,采用的方法是军事围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

   姚北地区有临山、周巷、庵东、浒山、逍林等区。东与慈溪接壤,西与上虞相连,南靠四明山区,北临杭州湾,地理位置很适合土匪活动。更主要的是该地区的帮会势力根深蒂固,早在1922年就产生了帮会,势力极为庞大,特别是余姚解放前夕,国民党余姚县政府就收编了一大部分帮会势力。因此,这一地区土匪活动十分猖獗,土匪总数在1千人左右。

   这些土匪大部分受盘踞在舟山群岛的国民党反动派直接指挥,他们白天在海上或隐蔽在偏僻的村庄上,夜里出来破坏。19496月,冯钿宝股匪策动庵东税警部队一部叛变。11月,冯部又在庵东刺探我军情,为国民党飞机轰炸庵东盐场公署、龙泉寺等地指引目标,炸死炸伤我方同志四五人;同年6月,施乾炳股匪策动我地方部队一部为匪。11月,在坎墩孙方枪杀我坎墩镇副镇长俞阿三及民兵2人。8月,王杏杏股匪在天东乡杀害了我天东乡长徐宏水等3人。至于敲诈抢劫、强奸恐吓、欺侮百姓、造谣煽动等罪恶就无法统计了。

   正当我筹建县大队时,浒山区中队就配合浙东第二游击队直属一大队在乌山消灭了陈金木股匪。陈金木是择浦乡横新塘村人,1938年加入青帮,1941年投入赵祖英门下。陈手下心腹头目中有陆仁标、杨家友、龚忠祺、施春友、孙孝治、李阿良、陈阿五、马春坤、徐阿千等,号称“四大煞星”、“五大将”。这时,陈金木的恶名在三北几乎无人不知,据不完全统计,被陈部所杀的人就有57名,陈部的活动的主要区域也扩展到浒山、逍林、横河等地。19494月,国民党浙东行署为了挽救其败局,就把陈金木部收编为浙东游击司令部余姚独立一支队,陈任支队长。陈任支队长后更加肆无忌惮,直至农历4月,还在胜山北边的海边抓住我部4名战士,当即杀害。

    针对陈金木的所作所为,姚北一带人民无不痛恨。66日,在姚北剿匪的浙东第二游击纵队直属一大队在浒山得到当地民兵关于陈金木在乌山后的横江村宿营的情报,就决定兵分三路包围陈金木部,一路出浒山南门埋伏在乌山顶制高点,一路从上叶家村向横江村出击,一路去天东乡励家村向西出击。陈金木见我部三面夹击,就利用群众听见枪声混乱起来的有利条件,命令匪部化整为零分散逃命,自己则带了部分亲信化装成农民向南逃到龙南乡东畈村。陈在东畈村漕头的牛车棚内喘息时,突然发现对面3个人穿着蓝制服,手持步枪迎面走来,以为是来追捕他们的,就慌忙拔出左轮手枪射击。原来,这3个同志是我五支二大六中队的战士,他们从余姚来路过东畈村的,他们发现这个满脸横肉一副凶相的人,就估计这是土匪,见陈拔枪射击,就举起步枪还击,当场击毙了这个恶贯满盈的匪首。这时,躲在东畈村庄里的陆仁标、孙孝治、徐阿千等一看陈金木已死,就逃走了。

   县大队筹建后,我们就把浒山区作为姚北地区的重点剿匪区,因为该区既是全县匪情最重的区,又位于匪情较重的庵东、逍林两区的中间。当时,这个区中队没有中队长,3个班在区委张植兰书记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为了加强这个区中队的工作,我们不但给这个区中队配上机枪,而且经常与他们一起围剿大股土匪。一天夜里,县大队接到浒山区中队在浒山北门教场山发现大股土匪的情报,立即赶到浒山与区中队一起去教场山。果然发现一股100多人的大股土匪。我们立即开火,区中队的一个班从侧面包抄。土匪一看形势不妙,就涉河狼狈逃窜。部队搜索到达胜山前的楝树塘边的村庄,又与陈金木残匪遭遇,土匪发现我们人多,无心恋战,一部分渡船逃跑,一部分被抓住。部队从胜山边行进到相公殿村已是深夜了,部队决定在此宿营。当我们到一户人家敲门借睡具时,正好一些土匪躲藏在这户人家中,土匪趁我不备,打了一阵枪后就逃,我部队立即追击……整整一夜,我们经过3次战斗已经很累了,但心里非常高兴。

   浒山区中队通过几次剿匪,加上指战员工作扎实,积累不少的经验,因此工作很有起色。破获钱江南岸联防指挥部独立一支队一大队胡浩传股匪就是该区中队比较成熟的表现。194910月,活动于坎墩一带的胡浩传十分猖獗。胡匪与陈金木有矛盾,胡为报私仇,在余姚解放初期向我税警部队反正,想利用税警部队力量来消灭陈金木。陈金木被我主力消灭后,胡即带部分人脱离税警部队,又重操旧业。因该匪参加过剿匪,对我内情比较熟悉,因此,浒山区中队几次围剿,均未能奏效。27日,区中队在区长带领下在坎墩周家路一带剿匪,在收花站面前看见一人骑着马在跑,区中队立即追击,骑马者一会儿就跑得无踪影。根据胡匪对我行动规律比较了解和耳目较多这一特点,区中队决定给胡匪来一个回马枪。当区中队重新搜索到周家路的一座桥边时,发现七八个土匪在桥头观察情况,区中队立即出击,终于抓住了胡浩传。随着胡浩传的被捕,树倒猢狲散了,胡残部也溃散了。

   在注重军事围剿的同时,我们还注重政治瓦解工作。利用休息时间不是召开群众大会,就是访贫问苦,揭露土匪罪行,宣传党的政策,消除土匪家属的顾虑,从而使剿匪工作顺利展开。自从陈金木被击毙后,他手下两个中队长陈阿五和杨家友携带两支二号木壳和一些金戒子一直在姚北活动,而且活动方式更加隐蔽。他们时而躲在偏僻的村庄,时而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浒山镇。我部多次行动,均未抓住他们。浒山区中队的同志在充分发动群众的基础上采用腿勤、口勤、脑勤的办法,终于在77日下午得到陈、杨躲在浒山团圈村的情报。下午3时左右,区中队赶到了该村。

   区中队包围该村后,立即进行搜索,但是搜遍了整个村庄,既没有发现土匪,也没有发现土匪住过的任何迹象。难道情况不实?不可能!情况是绝对可靠的,要么是走漏了风声!孙启耀班长立即向群众进行了宣传,很快地消除了知情群众的顾虑,揭发了土匪的行踪。

   原来,当区中队前来该村的途中,陈、杨两匪一看形势不妙,就躲到棉花地边的一条河边的茭白丛中。区中队即将搜到河边时,两匪又躲到河中。这时,区中队的同志已搜到河边,看见河水还在晃动,岸边又有新的脚印,就知道两匪躲在河中,高喊:“缴枪不杀,不起来要开枪了!”两个土匪一听到要开枪,只得爬上岸乖乖地举手投降。

   在注重政治瓦解的同时,我们还注重加强民兵队伍建设,增强民兵防匪和协助县区武装剿匪的能力。为了加强民兵建设,我们把缴获土匪的一部分枪支分给匪情较重乡的民兵,同时向他们介绍如何剿匪的经验,从而使民兵的力量得到了加强。19499月,浒山区中队在浒山抓住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该人自称是浒山王家人,经查浒山王家并无此人,通过审讯,该人才承认是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钱江纵队河海总队长赵祖英派来与陈金木的学生孙孝治联系联合攻打浒山区政府事宜的。县大队得到这一情况报,即赶到浒山,并通知浒山区中队和逍林区中队加强巡逻和各乡民兵加强警戒。一天,浒山区中队一部和逍林区中队在胜山面前联合剿匪后分头回区,浒山区中队在白沙杨家一带突然与赵祖英股匪150-160人遭遇发生激战。此时,驻守在浒山的县大队与浒山区中队另一部听见枪声迅速赶来。另外,天东乡一带的民兵听见枪声也迅速赶来,很快地形成三面夹击之势。赵祖英一看这一情况,误以为被我剿匪的大部队有计划地包围了,顿时惊慌起来,立即放弃攻打浒山区政府的计划,只得命令匪部分头突围逃走。

   195027日,钱江纵队直属大队长王杏杏聚集残匪到天东乡水沟弄征粮、抢劫,县大队接到天东乡民兵报告后,立即集合浒山、逍林区中队,并请慈溪县大队调观城区中队一个排前来增援。王匪经不住我猛烈打击,边战边退至樟树三渎庙,被我团团围住,经激战,俘虏王杏杏等12名土匪。至此,姚北境内的土匪活动有所收敛,给姚北人民安定生活、发展生产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原载《慈溪党史资料》1992年第1期)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