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编纂历史文献
》文章
观锦轩记
http://www.whfumin.com 2014年02月12日

                      [明]宋僖撰 古月生注
  [作者简介]宋僖(一三一二—一三七三),字无逸,号庸庵,余姚人,元末明初学者。至正十年(一三五○),中江浙副榜举人,补安徽繁昌教谕,十九日即弃官归里,讲学授徒自给。明兴,征修《元史》之外国传,书成不受职。曾典福建乡试。为文缜密有度,诗亦清远,对乡邦文物多发明之功。《明史》附文苑一《赵壎传》,撰有《庸庵集》。
  [文章提要]本文选自《光绪余姚县志》卷十一·古迹。据称:“观锦轩,在梅川天香里,白石樵者胡秉义所居。”毁于清咸、同间兵燹,故址在今浒山街道天香桥村。
  全文以锦鸡颈上若隐若现的纹采作喻,谓世人殚精竭虑地追求荣华富贵,为之苦恼了一辈子,侥幸者即便获得,也转瞬即逝,实在很不值得。故君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洁身自好,安贫乐道,不为名缰利锁所羁囚。作者赞扬了胡达道的人品,也表现了自己清静无为的人生观。
  
  梅川胡氏达道①,扁其燕居之室曰“观锦”。余尝诘其所谓“观锦”者。则曰:“昔野人售吾以锦鸡,吾得之,笼之轩下。每朝日晴绚,则鸡有锦绶于嗉颈之间,粲然成文;迫而视之,无有也;取而索之嗉颈之间,益无有也。吾由是而有感焉,遂取以名其轩。子能为文以记之乎?”②。
  余因三叹以复于君③,曰:“可谓善于观物原④,达事变,庶几其可以语道者也。嗟乎!子女玉帛,华藻流离⑤,何莫非鸡之锦绶也。世之人视之为实有,而必欲得之,惑也;既得之,则视为己有而惟恐失之,惑也。嗟乎!骊山阿房,长杨五柞⑥,自今观之,何莫非一时之锦绶也。况乎君之所处一州一邑之下,一乡一井之微,跨栋宇之翚飞⑦,耀眼目之鲜丽,昔而有得传闻者直几何人,而今安在哉?得非鸡之锦绶者乎⑧?今而有得目睹者复几何人,又孰知其为是鸡之锦绶乎?君其适情轩楹之间,游心天地之外,有以见万物品汇之繁举,无足以累我此心之清,而我之此心充然湛然,有得于观感。颜子箪瓢陋巷之乐,子路衣敝缊袍之情,蔼然之下,不亦善乎?”⑨
  君乃躩然以谢曰:“此吾之志,君宜誌之。”⑩
  遂书之以为记。又诗云:胡家锦鸡何处来,小轩花下为渠开?輥?輯?訛。日中锦绶自能吐,世上金刀谁解裁?富贵还乡同一梦,虚无过眼已千迴。主人阅世今头白,鹤发时时坐绿苔。

[注释]
  ①胡达道,名秉义,号白石樵者,元代天香里(今浒山街道天香桥村)人。屡经征辟,隐居不仕,所交皆名士。著有《白石樵者集》六卷,《太平闲话》二卷。《道光浒山志》、《余姚六仓志》有传。
  ②此段叙述观锦轩的得名和请求作记来由。这里介绍了一个奇异的光学现象:早晨阳光的映照下,锦鸡颈部和胃部(即胸前隆起的鸡膆子)之间会呈现五色斑斓的锦纹,走近去看却不见了,将锦鸡捧在眼前仔细寻觅更是无影无踪,很有点“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境。扁:题字的扁额。燕居:休闲的居室。野人:泛称劳动民众,此处或指猎人。益:更加。子:古时对人的敬称。
  ③君:指胡达道,但这样的称谓与现今的语法不协。
  ④观物原:看透事物的本质。
  ⑤华藻流离:美妙的对偶文辞,“离”通“俪”。全句连下句谓许多美好的事物,和上述的“锦绶”相仿佛,世人往往受其迷惑,群起而追求之。
  ⑥骊山阿房:秦始皇建造的阿房宫宫殿群,在骊山下,被项羽焚毁。长杨、五柞:汉代宫殿,故址在陕西周至县境内。这句谓历史上穷奢极侈的秦、汉宫殿,曾经风光一时,如今早已灰飞烟灭。
  ⑦这句谓,等而下之,世上曾经存在过的美好事物,如今它们都已荡然无存。跨栋宇之翚飞:谓建筑物玲珑耸峙,如雉鸡展翅飞翔。翚,羽毛五采的雉。
  ⑧这两句概括了上述种种物象,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锦绶”。
  ⑨这句盛赞胡达道能够参悟世情,不受身外事物的诱惑和牵累,不愧是颜回、子路一流具有高尚情操的君子。充然湛然:充实满足的样子。颜子:即颜回(也作颜渊),孔子门下最优秀的学生,问一而知十,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而不改其乐,被后人尊为“复圣”。子路,即仲由,也是孔门优秀学生,豪爽而勇于任事,情愿自己穿补丁衣服,而将御寒的长袍送给比他更穷困的人。
  ⑩躩然:今作“矍然”,受感触而心情激动的样子。志:记载下来。
   訛渠:代词,义同“他”,此指观锦轩主人胡达道。

                      [明]宋僖撰 古月生注
  [作者简介]宋僖(一三一二—一三七三),字无逸,号庸庵,余姚人,元末明初学者。至正十年(一三五○),中江浙副榜举人,补安徽繁昌教谕,十九日即弃官归里,讲学授徒自给。明兴,征修《元史》之外国传,书成不受职。曾典福建乡试。为文缜密有度,诗亦清远,对乡邦文物多发明之功。《明史》附文苑一《赵壎传》,撰有《庸庵集》。
  [文章提要]本文选自《光绪余姚县志》卷十一·古迹。据称:“观锦轩,在梅川天香里,白石樵者胡秉义所居。”毁于清咸、同间兵燹,故址在今浒山街道天香桥村。
  全文以锦鸡颈上若隐若现的纹采作喻,谓世人殚精竭虑地追求荣华富贵,为之苦恼了一辈子,侥幸者即便获得,也转瞬即逝,实在很不值得。故君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洁身自好,安贫乐道,不为名缰利锁所羁囚。作者赞扬了胡达道的人品,也表现了自己清静无为的人生观。
  
  梅川胡氏达道①,扁其燕居之室曰“观锦”。余尝诘其所谓“观锦”者。则曰:“昔野人售吾以锦鸡,吾得之,笼之轩下。每朝日晴绚,则鸡有锦绶于嗉颈之间,粲然成文;迫而视之,无有也;取而索之嗉颈之间,益无有也。吾由是而有感焉,遂取以名其轩。子能为文以记之乎?”②。
  余因三叹以复于君③,曰:“可谓善于观物原④,达事变,庶几其可以语道者也。嗟乎!子女玉帛,华藻流离⑤,何莫非鸡之锦绶也。世之人视之为实有,而必欲得之,惑也;既得之,则视为己有而惟恐失之,惑也。嗟乎!骊山阿房,长杨五柞⑥,自今观之,何莫非一时之锦绶也。况乎君之所处一州一邑之下,一乡一井之微,跨栋宇之翚飞⑦,耀眼目之鲜丽,昔而有得传闻者直几何人,而今安在哉?得非鸡之锦绶者乎⑧?今而有得目睹者复几何人,又孰知其为是鸡之锦绶乎?君其适情轩楹之间,游心天地之外,有以见万物品汇之繁举,无足以累我此心之清,而我之此心充然湛然,有得于观感。颜子箪瓢陋巷之乐,子路衣敝缊袍之情,蔼然之下,不亦善乎?”⑨
  君乃躩然以谢曰:“此吾之志,君宜誌之。”⑩
  遂书之以为记。又诗云:胡家锦鸡何处来,小轩花下为渠开?輥?輯?訛。日中锦绶自能吐,世上金刀谁解裁?富贵还乡同一梦,虚无过眼已千迴。主人阅世今头白,鹤发时时坐绿苔。

[注释]
  ①胡达道,名秉义,号白石樵者,元代天香里(今浒山街道天香桥村)人。屡经征辟,隐居不仕,所交皆名士。著有《白石樵者集》六卷,《太平闲话》二卷。《道光浒山志》、《余姚六仓志》有传。
  ②此段叙述观锦轩的得名和请求作记来由。这里介绍了一个奇异的光学现象:早晨阳光的映照下,锦鸡颈部和胃部(即胸前隆起的鸡膆子)之间会呈现五色斑斓的锦纹,走近去看却不见了,将锦鸡捧在眼前仔细寻觅更是无影无踪,很有点“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境。扁:题字的扁额。燕居:休闲的居室。野人:泛称劳动民众,此处或指猎人。益:更加。子:古时对人的敬称。
  ③君:指胡达道,但这样的称谓与现今的语法不协。
  ④观物原:看透事物的本质。
  ⑤华藻流离:美妙的对偶文辞,“离”通“俪”。全句连下句谓许多美好的事物,和上述的“锦绶”相仿佛,世人往往受其迷惑,群起而追求之。
  ⑥骊山阿房:秦始皇建造的阿房宫宫殿群,在骊山下,被项羽焚毁。长杨、五柞:汉代宫殿,故址在陕西周至县境内。这句谓历史上穷奢极侈的秦、汉宫殿,曾经风光一时,如今早已灰飞烟灭。
  ⑦这句谓,等而下之,世上曾经存在过的美好事物,如今它们都已荡然无存。跨栋宇之翚飞:谓建筑物玲珑耸峙,如雉鸡展翅飞翔。翚,羽毛五采的雉。
  ⑧这两句概括了上述种种物象,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锦绶”。
  ⑨这句盛赞胡达道能够参悟世情,不受身外事物的诱惑和牵累,不愧是颜回、子路一流具有高尚情操的君子。充然湛然:充实满足的样子。颜子:即颜回(也作颜渊),孔子门下最优秀的学生,问一而知十,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而不改其乐,被后人尊为“复圣”。子路,即仲由,也是孔门优秀学生,豪爽而勇于任事,情愿自己穿补丁衣服,而将御寒的长袍送给比他更穷困的人。
  ⑩躩然:今作“矍然”,受感触而心情激动的样子。志:记载下来。
   訛渠:代词,义同“他”,此指观锦轩主人胡达道。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