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宣传教育
》文章
长河镇革命斗争回忆
http://www.whfumin.com 2014年02月12日

1926年,我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做车间工人,1926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商务印书馆里有工会组织,有委员13人,候补委员2人。我做过候补委员。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党的组织转入地下活动,19282月,上海斗争环境复杂,党组织关系中断,我回到了长河家里,住了一年时间,我再到上海去,接上党组织关系。

   19292月,江苏省委罗亦农同志说:“三北农民暴动开始。”他介绍我到浙江来搞农运工作,他说:“五夫春晖中学会来接党组织关系的。”以后有四个特务到长河来捕我,这次我没有被捕,党组织关系没有接上,我再到上海去,找不到党组织关系就回到长河来了。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开始,长河鼎丰裕花行学生谢廷斋用收音机收听前线打仗消息,这时党组织是没有的,另外组织抗日宣传队,参加的有陈东(失业中学生)、谢廷斋、张成昌(草帽行学徒)等约15人,在每天晚上到余上(陈东的家里)座谈宣传抗日,谢廷斋和陈东轮流讲演抗日工作,每晚来听的群众有五六十人。

   1937年冬,在长河镇组织抗日后援会,是谢廷斋与陈东两人负责工作,有10多人参加后援会。这时候顾小轩向陈东介绍陈小平到长河镇来过了好几次。1938年春,在长河农村成立了一个党支部,参加有陈小平、谢廷斋、张鼎炎、张金水、张阿惠、张成昌、张裕兰(女),党支部书记陈小平,以后党支部书记谢廷斋。1938年秋在长河镇办夜校,我们去读夜书,每天晚上去读书的男女有40多人。

   党支部成立后,陈小平与谢廷斋派我到外面去送信联络。我到过樟树庙岑万尧(陈小平表弟)处、逍林柴一清处、周巷唐堰桥赵瞻处、历山陈坤生、陈大盛处、大云镇海殿马青处、坎墩张中民处、大云潘家舍头盛德寿处。我和陈小平到永凝黄月樵处去过一次,我经常到高王徐桂英、陆维达、周文宪等地方去。

    在长河镇办战时合作社,上面来的是陆飞、熊达人、叶佰善等同志。谢廷斋也参加过办合作社工作,开始先成立长河镇战时合作社,主任张成昌,监察委员张鼎炎。以后在长河成立第三青年救亡宣传室,主任张成昌。在长河镇成立余姚县战时联合社,主任张成昌。各地区有18个基层战时合作社。后成立长河镇妇女合作社,主任张淑贞。这时候党组织发展扩大,长河镇农村党支部参加有张鼎炎、韩阿康、张金水、张阿惠、俞先娜、党支部书记谢廷斋。1938年冬,谢廷斋介绍岑永福来参加党组织,以后党支部书记潘炳初。俞震到党支部里也来开过会。

   长河镇余姚战联合作社成立后,我晓得有一个党支部组织。参加张成昌、杨雪影(女)、张淑贞(女)、杨肖梅(女)、张裕兰(女)张林生、陈裕康、杜华英(女)、张永祥、陆长顺等同志,党支部书记张成昌,以后党支部书记陆长顺。

   这时候王超伦来长河镇领导抗日工作,他住在长河镇战时合作社,有时候住在张成昌与张淑贞等同志家里。

   政工队同志到长河镇余姚县战联社里来过的,有唐明鹿、许震武、朱之光、马青、屠品生、陈大盛、马步芳、俞震、柴一青、楼明山、叶瑞康、胡祚慈、秦鲤、陈坤生、俞志英、徐桂英、陆维达、赵瞻、郑梅君、韩凌志、周曼天等同志。

   1939年上半年,浙江省国民党第六支队驻余姚,郭静唐派岑永福与我两人到嘉兴、平湖、海盐、海宁四个县里去(四个县已沦陷),了解敌人情况,了解去的路线。到海盐找到于其良(泗门人,在海盐政工队里工作)向他了解敌人活动情兄。这次去了一个多月时间,回来向郭静唐汇报了情况。

   19395月,党支部书记谢廷斋在党支部会议上提出派我到浙西去工作。第六支队有1000多个士兵,在团长金声带领下到浙西去。余姚县政工队谍报组,组织40个男女同志,队长是陶园,陈小平总负责,兼第六支队团部参谋。去的有陈小平、陶园、岑永福、张鼎炎、史招荣、韩凌志、赵杰、范增林、钱惠君(长河镇人、非党)魏阿康(长河镇人、非党)等40个同志。到应声街集中,陈小平报告抗日工作意义,到浙西去做抗日工作,与第六支队同到海盐县登陆,在四个县里流动,第五支队开到浙江萧山地区(以后被日本鬼子打掉)。我们去的40个同志通过浙西地方士绅,每个同志都做一张良民证进行分散游击活动。

   当时听到苏南有个大队驻在太湖里,据说是我们自己的部队,岑永福去找过,两个月没有找到。我到浙西后负责联络工作,经常回到余姚向郭静唐汇报工作情况。

   19398月,谢廷斋同志到浙江平阳去参加会议,大约两个月后回到长河来,以后谢廷斋在党支部会议上说:“要到延安去参加学习,”他动身到延安去了。

   1940年春,政工队同志与第六支队从浙西回到余姚来,第六支队调到南山受训,以后改编为国民党第三十四师。

   1940年上半年,杨思一到长河来领导革命工作,住在张淑贞、张成昌家里。以后岑永福与王超伦到宁波方向去了。

    1940年下半年,郭静唐被捕后,张成昌在战联社里拿出6000元钞票交给杨思一等,给余姚县26个领导同志撤走时做路费。这时候王益生来领导党组织工作,我们农村中党支部停止,有张鼎炎、韩阿康、张金水、张阿惠、俞先卿五个党员的组织关系中断。

   1941年上半年,余姚沦陷,国民党宗德部队薛天白驻在游源山区,党员张中民等许多同志打入宗德部队。过了一些时间,国民党三十四师孙彦龙连长带领一个连有230多个兵,带三挺机枪,三个掷弹筒,约有200多支步枪。部队从南山开到姚北,驻在垫桥路徐下巷里,我向陈小平反映情况,陈小平到孙彦龙连里去联系。陈小平与王益生到部队里去工作,以后去的有柴一青、周曼天、黄庆荣、吕公羽、翁美芬等同志到部队里去工作。孙彦龙部队在临山沿海一带流动着,陈小平叫我到坎墩张中民处接洽,要他拉出宗德部队一部分士兵,投入王益生、孙彦龙部队里来。以后王益生与勤务陆革两同志在临山牺牲。陈小平等同志都撤出来了。孙彦龙部队向敌人投降。

   19416月,我陪罗外龙(他到苏北去工作)到海里落船,我到海头湾被五支队扣住。蔡教官对我谈一次话,我回来与陆长顺到天元市偷来余姚县地图一张,送给五支队,我了解五支队队长林友璋有80多个同志。

   当时听说孙彦龙部队驻在郑巷以南农村,蔡教官与我去了解孙彦龙部队情况。

   淞沪第五支队驻在南墩,主动向孙部出击,缴获一部分武器,俘虏50多人,消灭孙彦龙部队。

   淞沪第五支队经常住在古窑浦丘黄淞浦一带地区进行游击斗争,我经常到五支队里去,蔡群帆布置我工作,叫我去了解敌人情况。蔡群帆对我说:“姜文光部队是宗德部队第三大队,姜文光是搞统战工作的。淞沪五支队是宗德大队第四大队,五支队对外称为淞沪第五支队。”党员陈裕康在宗德部队里撤出来,我介绍他到五支队去做向导工作。潘林儒与华一民到五支队里来了。同时我了解国民党三十三师队长秦天辉部队驻在朗霞沿海一带地区。国民党第一支队驻在上林普济寺里,支队长顾小轩,总队长陈光济、政治指导员顾小轩。国民党三十四师在梁弄里面。余姚县国民党自卫队改称小六支队,在姚南沿江一带活动。

   1941年冬,蔡群帆介绍我到朱人俊地方去(朱是纵队司令)。三纵队有五个大队,在逍林一带游击斗争,朱人俊说:“第一大队张大鹏大队长,第二大队黄明大队长,第三大队洪尚吉大队长”。他说:“抗日游击斗争开始,先进行剿匪工作”。三纵队五个大队每个大队有挺机枪,部队驻在天元市十间里。了解陈阿二在垫桥路结婚,三纵队到垫桥路去捕捉陈阿二,没抓住,捉来帮忙的五十多人。以后三纵队游击抗日工作向西发展,我到姚南工作去了。

   (原载《红色四明》,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9月版)

1926年,我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做车间工人,1926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商务印书馆里有工会组织,有委员13人,候补委员2人。我做过候补委员。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党的组织转入地下活动,19282月,上海斗争环境复杂,党组织关系中断,我回到了长河家里,住了一年时间,我再到上海去,接上党组织关系。

   19292月,江苏省委罗亦农同志说:“三北农民暴动开始。”他介绍我到浙江来搞农运工作,他说:“五夫春晖中学会来接党组织关系的。”以后有四个特务到长河来捕我,这次我没有被捕,党组织关系没有接上,我再到上海去,找不到党组织关系就回到长河来了。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开始,长河鼎丰裕花行学生谢廷斋用收音机收听前线打仗消息,这时党组织是没有的,另外组织抗日宣传队,参加的有陈东(失业中学生)、谢廷斋、张成昌(草帽行学徒)等约15人,在每天晚上到余上(陈东的家里)座谈宣传抗日,谢廷斋和陈东轮流讲演抗日工作,每晚来听的群众有五六十人。

   1937年冬,在长河镇组织抗日后援会,是谢廷斋与陈东两人负责工作,有10多人参加后援会。这时候顾小轩向陈东介绍陈小平到长河镇来过了好几次。1938年春,在长河农村成立了一个党支部,参加有陈小平、谢廷斋、张鼎炎、张金水、张阿惠、张成昌、张裕兰(女),党支部书记陈小平,以后党支部书记谢廷斋。1938年秋在长河镇办夜校,我们去读夜书,每天晚上去读书的男女有40多人。

   党支部成立后,陈小平与谢廷斋派我到外面去送信联络。我到过樟树庙岑万尧(陈小平表弟)处、逍林柴一清处、周巷唐堰桥赵瞻处、历山陈坤生、陈大盛处、大云镇海殿马青处、坎墩张中民处、大云潘家舍头盛德寿处。我和陈小平到永凝黄月樵处去过一次,我经常到高王徐桂英、陆维达、周文宪等地方去。

    在长河镇办战时合作社,上面来的是陆飞、熊达人、叶佰善等同志。谢廷斋也参加过办合作社工作,开始先成立长河镇战时合作社,主任张成昌,监察委员张鼎炎。以后在长河成立第三青年救亡宣传室,主任张成昌。在长河镇成立余姚县战时联合社,主任张成昌。各地区有18个基层战时合作社。后成立长河镇妇女合作社,主任张淑贞。这时候党组织发展扩大,长河镇农村党支部参加有张鼎炎、韩阿康、张金水、张阿惠、俞先娜、党支部书记谢廷斋。1938年冬,谢廷斋介绍岑永福来参加党组织,以后党支部书记潘炳初。俞震到党支部里也来开过会。

   长河镇余姚战联合作社成立后,我晓得有一个党支部组织。参加张成昌、杨雪影(女)、张淑贞(女)、杨肖梅(女)、张裕兰(女)张林生、陈裕康、杜华英(女)、张永祥、陆长顺等同志,党支部书记张成昌,以后党支部书记陆长顺。

   这时候王超伦来长河镇领导抗日工作,他住在长河镇战时合作社,有时候住在张成昌与张淑贞等同志家里。

   政工队同志到长河镇余姚县战联社里来过的,有唐明鹿、许震武、朱之光、马青、屠品生、陈大盛、马步芳、俞震、柴一青、楼明山、叶瑞康、胡祚慈、秦鲤、陈坤生、俞志英、徐桂英、陆维达、赵瞻、郑梅君、韩凌志、周曼天等同志。

   1939年上半年,浙江省国民党第六支队驻余姚,郭静唐派岑永福与我两人到嘉兴、平湖、海盐、海宁四个县里去(四个县已沦陷),了解敌人情况,了解去的路线。到海盐找到于其良(泗门人,在海盐政工队里工作)向他了解敌人活动情兄。这次去了一个多月时间,回来向郭静唐汇报了情况。

   19395月,党支部书记谢廷斋在党支部会议上提出派我到浙西去工作。第六支队有1000多个士兵,在团长金声带领下到浙西去。余姚县政工队谍报组,组织40个男女同志,队长是陶园,陈小平总负责,兼第六支队团部参谋。去的有陈小平、陶园、岑永福、张鼎炎、史招荣、韩凌志、赵杰、范增林、钱惠君(长河镇人、非党)魏阿康(长河镇人、非党)等40个同志。到应声街集中,陈小平报告抗日工作意义,到浙西去做抗日工作,与第六支队同到海盐县登陆,在四个县里流动,第五支队开到浙江萧山地区(以后被日本鬼子打掉)。我们去的40个同志通过浙西地方士绅,每个同志都做一张良民证进行分散游击活动。

   当时听到苏南有个大队驻在太湖里,据说是我们自己的部队,岑永福去找过,两个月没有找到。我到浙西后负责联络工作,经常回到余姚向郭静唐汇报工作情况。

   19398月,谢廷斋同志到浙江平阳去参加会议,大约两个月后回到长河来,以后谢廷斋在党支部会议上说:“要到延安去参加学习,”他动身到延安去了。

   1940年春,政工队同志与第六支队从浙西回到余姚来,第六支队调到南山受训,以后改编为国民党第三十四师。

   1940年上半年,杨思一到长河来领导革命工作,住在张淑贞、张成昌家里。以后岑永福与王超伦到宁波方向去了。

    1940年下半年,郭静唐被捕后,张成昌在战联社里拿出6000元钞票交给杨思一等,给余姚县26个领导同志撤走时做路费。这时候王益生来领导党组织工作,我们农村中党支部停止,有张鼎炎、韩阿康、张金水、张阿惠、俞先卿五个党员的组织关系中断。

   1941年上半年,余姚沦陷,国民党宗德部队薛天白驻在游源山区,党员张中民等许多同志打入宗德部队。过了一些时间,国民党三十四师孙彦龙连长带领一个连有230多个兵,带三挺机枪,三个掷弹筒,约有200多支步枪。部队从南山开到姚北,驻在垫桥路徐下巷里,我向陈小平反映情况,陈小平到孙彦龙连里去联系。陈小平与王益生到部队里去工作,以后去的有柴一青、周曼天、黄庆荣、吕公羽、翁美芬等同志到部队里去工作。孙彦龙部队在临山沿海一带流动着,陈小平叫我到坎墩张中民处接洽,要他拉出宗德部队一部分士兵,投入王益生、孙彦龙部队里来。以后王益生与勤务陆革两同志在临山牺牲。陈小平等同志都撤出来了。孙彦龙部队向敌人投降。

   19416月,我陪罗外龙(他到苏北去工作)到海里落船,我到海头湾被五支队扣住。蔡教官对我谈一次话,我回来与陆长顺到天元市偷来余姚县地图一张,送给五支队,我了解五支队队长林友璋有80多个同志。

   当时听说孙彦龙部队驻在郑巷以南农村,蔡教官与我去了解孙彦龙部队情况。

   淞沪第五支队驻在南墩,主动向孙部出击,缴获一部分武器,俘虏50多人,消灭孙彦龙部队。

   淞沪第五支队经常住在古窑浦丘黄淞浦一带地区进行游击斗争,我经常到五支队里去,蔡群帆布置我工作,叫我去了解敌人情况。蔡群帆对我说:“姜文光部队是宗德部队第三大队,姜文光是搞统战工作的。淞沪五支队是宗德大队第四大队,五支队对外称为淞沪第五支队。”党员陈裕康在宗德部队里撤出来,我介绍他到五支队去做向导工作。潘林儒与华一民到五支队里来了。同时我了解国民党三十三师队长秦天辉部队驻在朗霞沿海一带地区。国民党第一支队驻在上林普济寺里,支队长顾小轩,总队长陈光济、政治指导员顾小轩。国民党三十四师在梁弄里面。余姚县国民党自卫队改称小六支队,在姚南沿江一带活动。

   1941年冬,蔡群帆介绍我到朱人俊地方去(朱是纵队司令)。三纵队有五个大队,在逍林一带游击斗争,朱人俊说:“第一大队张大鹏大队长,第二大队黄明大队长,第三大队洪尚吉大队长”。他说:“抗日游击斗争开始,先进行剿匪工作”。三纵队五个大队每个大队有挺机枪,部队驻在天元市十间里。了解陈阿二在垫桥路结婚,三纵队到垫桥路去捕捉陈阿二,没抓住,捉来帮忙的五十多人。以后三纵队游击抗日工作向西发展,我到姚南工作去了。

   (原载《红色四明》,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9月版)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